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一网情深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72|回复: 3

[原创]我这个人 之十一 《大学时代之六 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03-2-10 16:35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我这个人 之十一 《大学时代之六 <走出大学>》  
刚工作的几年里,总觉得一些老教师对学生毕业显得很麻木。我那时心情非常的复杂,唯一的派遣方式便是蹬起三轮车,一趟一趟地把学生送到车站。心里酸酸地看着他们奔向明天。
一位老教师说:等几年,你也和我们一样了。
至今17年了,我自以为依旧没有麻木,但三轮车是不蹬了。只是依旧是依依不舍的目送着他们走出校园,似乎把他们看作是自己放飞的希望。但是,平心而论,时间的推移,在师生之间,在同学之间,表现出来的冷漠与麻木,我却看得更加的清晰。
考上大学的,先是每年放假来看看老师,然后是明信片,在往后“便终不知后事如何”了。
我常常扪心自问,问自己是否也跟着麻木。
于是想起王安石在《游褒禅山记》里的句子:“既其出,则或疚其欲出者,而余亦悔其随之而不得极夫游之乐也”。我以为大家去游玩“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”的褒禅山后洞,“有怠而欲出者”煽动之后,大家毕竟出来了。出来之后,那些“疚其欲出”的人,是相当无聊的------你的腿毕竟没有长在别人的身上,况且你的脖子上毕竟长着你的脑袋!
所以我是不会责怪别人或者责怪时间的。而且,不希望自己后悔。
但回头想来,过去自己毕业时与学友们的信誓旦旦,现在我的学生们的信誓旦旦,毕竟渐渐的或者终将渐渐化为乌有。
人,无论在时间的长河中,还是在空间的广袤中,都是那样的短暂与微小。大概这个哲学的道理也与友情有着重要的联系。
还是让时间回到17年前吧。因为太多的议论,会带来太多的伤感和压抑。
那一年的夏天,很忙。阿根廷忙着抢世界杯,我们忙着完成毕业论文,也忙着彼此的告别,每天凌晨还要到朋友家里看绿茵场上的战斗。中午晚上两顿饭已经派得满满的,席间,不断重复着“保重”“勿忘我”“再过N年我们来相会”之类的话语。本来有些隔阂的同学,大家还设计把他们安排在一起吃饭,饭桌的主题自然是“缘分把我们牵引在一起”。
我的安排据说是最满的之一。学生会的聚餐、足球队的“散伙酒”、文学社的野炊等等等等。似乎忘记了当地文艺界的朋友。
突然接到通知:“某月某日某时某分,请您参加您在本地的告别文艺舞台晚上。晚会采取反串形式,您要表扬的节目是《掌声响起》。地点设在市少年宫礼堂”。落款是“市曲艺家协会、市大西洋乐队(业余)、‘哈哈笑’曲艺团等”。看到这个请柬一样的通知,我的鼻子酸了。
演出那天,我第一次在那么多朋友面前唱歌、也第一次在那么多朋友面前流泪。
观众也很上档次:柏山先生、常先生、王老太、我的师父和师叔师伯、我姐姐,以及在当地颇有省声望的文艺界名流和票友都在前排就座。印象中还有市文联、文化局的负责人,学校的党委组织部、宣传部的头头脑脑。
我抱着一大束塑料花,流着泪演唱当时还算流行的《掌声响起》:“仿佛第一次舞台,听到掌声前起来,我的眼泪禁不住掉下来。多少青春不再,多少情怀更改,我还拥有你的爱。掌声响起来,我心更明白,歌声交汇你我的爱”。
后来知道,这是我们那里一个区文化局的陈三爷安排的。几乎所有的文艺界好朋友都参加了。而负责发邀请函的,则是我的好朋友好兄弟王三,也就是我写给他“请记住/在清的心泉里/投影的/定是片/透明的云”的那一位。
接下来,便是送走一个个同学。我,向来以为自己是外貌上的铁石心肠,或者说泪腺极端的不发达,但,每一次送别总是鼻子酸酸的。
我选择自己最后离开学校,更主要的打算是悄然离开。
我委托王三给我买的是早上六点钟的车票,和他悄悄走到车站。但我惊呆了。在登上连云港方向的检票口的两侧,几乎全是熟悉的面孔,为首的是当时的宣传部长后来的学校书记洪天先生;更多的是学校文艺、宣传方面的“晚辈”;还有的便是零零星星的早几年毕业的朋友,和当地的朋友。我噙着泪和他们握手,噙着泪从他们手上接过礼品,噙着泪接受他们的祝愿和希冀。
至今记得一个没有署名的本子上写了这样几句诗:分别,像一把刀子,把滚圆的月亮/切成两半,一半挂在天上,一半埋在心里。
那天有很大的雾,车开得很缓慢。看不见月亮,也看不见太阳,眼泪模糊了双眼,几乎看不清送行的朋友的面貌。
车上了路。我始终回头,看着看不见的身后的一切。耳畔依稀想起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的诗句。
慢慢的,雾散了。前面是一条灰白的路,等着我自己去走。
发表于 2003-2-10 16:46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
[原创]我这个人 之十一 《大学时代之六 <走出大学>》

离开大学,走向社会!
从小社会走向大社会!
人生的转向,酸甜苦辣的延伸!
发表于 2003-2-10 18:53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
[原创]我这个人 之十一 《大学时代之六 <走出大学>》

经过了太多的失落后,我们觉得并没有失去什么,相反,我们是不是有了另一种收获?!分别,像一把刀子,把滚圆的月亮/切成两半,一半挂在天上,一半埋在心里。
那藏在心里的一半,会不会在你的心中滋长?!
发表于 2003-3-21 08:24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
[原创]我这个人 之十一 《大学时代之六 <走出大学>》

坐家,
好不容易把的故事从头到尾都看完了
我想说点什么
但又不知从何说起
仿佛看着你长大
看着你的思想变化
我知道,
你做得很成功
是个很成功的老师
…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一网情深

GMT+8, 2020-3-30 21:27 , Processed in 0.050327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