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陵夜话 发表于 2004-1-30 00:18:48

原创《造访初恋》

             造访初恋
    从梅的屋里走出,逸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晶莹。他没有将雨衣穿起,只是任秋雨打湿他的发、他的眼、还有他的心。因为他知道,身后“咚”的一声门响,已将他的最后一点希望撞碎了。
    这是十一月八日,一个非常吉利的日子。逸选这样一个日子来会他的初恋情人以为会很顺利。他甚至想象着梅已经在他的怀里了。那陶醉了的红晕是那么的真切,他想,一切都会是十年前的样子。然当梅切好第一杯茶递过来,“慢用”这微笑出唇的两字已然与想象不符了。她分明是把自己当作了一个普通的过客。
    逸不愿坐以待毙,决定博一博。用眼深情的凝望着梅,说着十年前的话语。梅却很巧妙的把话一一堵截了。逸的目光如屋外的秋雨有了一丝愁意。“我们不该只是一般朋友。”他依然回到了十年前,根本忘记了和梅分别十年有余。而梅已有了丈夫,还有了孩子。
    “我们只能是一般的朋友。”梅一再强调这点,并明确表示作为人妻的自己必须忠于丈夫,作为人母的自己更该成为孩子的典范。“何况现在我对你根本不了解,更说不上爱。”显然,梅是在下感情的“逐客令”了。
    “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望着梅,逸一脸的诚恳:“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哪一年吗?”
    “一九八六年。”梅毫不迟疑的答道。
    “不是的。”逸的目光里又多了一缕愁痕。
    “怎么会呢?”梅不信任的瞧着逸。
    “是一九九二年。”
    “一九九二年?”
    梅费神的回忆着过去,许久,终于绽开了笑颜。
    “对了,那是个有些忧郁的黄昏,我穿了结婚时朋友送的套裙漫步。没想会遇见你。”
    “当时你有些感伤。”逸提醒着。
    “我们俩坐在快要被收割麦子的麦田边,讲了很久的话。”
    收住话头,梅随手递过自己的“九六新作”给逸:“这是我今年写的东西,有兴趣就翻翻吧。”
    十分钟看下来,逸开始心猿意马起来。虽然平时常能在报上读到梅的诗及散文,可读到梅亲手书于笔记本上的作品,仍免不了激动。凡是涉及爱情的诗文,他一律地将自己投进去。逸坐不住了。他站了起来,一步一步的走向梅,展开双臂将瘦弱的梅紧紧拥在胸前。嘴唇不停的摩挲着他朝思暮想了十年的人的脖子喃喃着:“想你,想你!”
    “不!”
    “你不觉得你这样做太自私了吗?”梅冷冷的。
    “自私就自私。”
    “一样东西,丢了就永远的丢了。你是找不回来的。”梅劝说着。
    逸的臂越来越紧。望着开着一道缝的大门梅的脸色有些苍白:“假如你真的爱我,就不该毁了我的生活。”
    “我不管。”逸不但没有松手,反而捕捉住了一个劲躲闪的梅的唇。梅涨红了脸,委屈的泪在眼中打着转。逸的心抽了一下,双臂无力的垂下。
    默默的,梅走向水池,用毛巾死命的擦着她的唇。
    “对不起!我……”逸怏怏的跟了进来。
    “你走吧。”梅打断逸的歉语,面如寒冰。
    终于,逸走出了那间小屋。终于,门在逸的身后很响地关严了。


爱你在心 发表于 2004-1-30 11:24:23

原创《造访初恋》

想起了一句我曾写过的诗---------
沉重的温馨/温馨的沉重

金陵夜话 发表于 2016-6-29 01:13:26

:)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原创《造访初恋》